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95|回复: 0

[大众散文] 夏天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3 17:2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网站明天会更精彩,欢迎各位收藏网址
172516aznhnzja94444nn1.jpeg

夏天到了。夏天闷热,又有蚊子。我们要对付这闷热和蚊子。
我们买蚊香。一到了夏天,不管是前街的小卖部,还是后街的小卖部,都卖蚊香。蚊香装在方盒子里,打开了那纸盒子,又由一种油纸包着。但根本包不住蚊香刺鼻的香气。两盘蚊香盘在一起,好像是一对孪生兄弟。要把紧紧咬合在一起的两盘蚊香分开,需要拿捏好力气,要是把蚊香掰断了,那可就不好了。因为一盘蚊香,正好可以燃烧一晚上。断了的蚊香,燃烧到半途就没了。那后半夜,蚊子就要来找你了。
蚊香都是这样,一圈圈盘旋着,一旦燃着了,就沿着那样的盘旋,去走自己的路。点燃的蚊香,冒出了灰白的烟。这烟看起来很迟缓,好像爬动得很慢,好像从烟头那里出发,还要寻思一下要往哪里去。但又好像没有目的,随心所欲,只管飘着散着。
一盘点燃的蚊香会在夜里默默无声地走完它该走的路。
等你醒来,就会看到蚊香在夜里燃烧殆尽,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蚊香支架和围绕着这支架的蚊香的灰烬。蚊香灰烬,也是一圈圈的,规整,安静,神秘,让你忍不住要用手去碰一碰,捏一捏。一碰一捏你就感到了,灰烬是什么,灰烬是轻柔的,是细腻的,是安静的。是完全与世无争了,是稍微有风一吹,就灰飞烟灭了,再也没有影踪了。
一盘盘蚊香就在夏夜里这样走完了一生。当然也有不太顺利的。不知怎的,燃烧到半路,就熄灭了。这样的蚊香也有。我们只好第二天夜里再将它点燃。
有时候,父亲会从野地里弄来一些野蒿草。父亲把蒿草在灶膛里烧着,这野蒿草冒出好大的烟,浓烈的白烟在我们的房间里弥漫,拥挤。这是要熏房间里的蚊子。人都受不了,要到外面去躲着。不然就要流眼泪,咳嗽。但是不知道对蚊子是否有用,蚊子也会流眼泪,也会咳嗽?
我们还有蚊帐。蚊帐是一团老旧的蚊帐。白色的蚊帐,早就泛黄了,还有的地方像是被烫过,有不小的窟窿。我想是父亲抽烟,不小心烫到的。这就要问我父亲了。蚊帐挂在西屋的土炕上。四周的墙壁上钉着四个大钉子,楔进去很深,墙壁都裂了。蚊帐的四个角就挂在这四颗钉子上。
蚊帐就像一朵云飘浮在房间里。
到了晚上,蚊帐就打开了,打开的蚊帐,在房间里形成一个新的空间,像是套娃一样。全家人睡在蚊帐里。全家人布置蚊帐。用铺开的凉席压住蚊帐的边儿。
蚊帐也有出口。在正中有一个小门脸。人要出去进来,就通过这个小门脸。出出进进,都要小心,要马上封闭上。即使这样小心,也总会有蚊子混进蚊帐里。说不清它们是怎么进来的。
于是,我躺在蚊帐里,就看到我妈站在蚊帐里,拍打躲在角落里的蚊子。那些蚊子,在蚊帐里像是进了牢笼,在我们没有睡觉的时候,只能是用细腿挂在蚊帐上。有时候我已经睡着了,突然听到啪啪的声音,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就看到我妈模糊的身影,她又听到了蚊子的声音,又起来拍打蚊子了。
蚊帐里总会有蚊子。我妈总要拍打蚊子。
除了蚊子,还有闷热。屋里太闷热了。就去堂屋睡,去门台上睡,去院子里睡。铺上一块凉席,铺上一块塑料布,铺上几个编织袋,都可以躺在上面睡。
枕着自己的枕头,平躺在凉席上,面对着夏夜的天空。这夏夜的天空,会有不同的情形。有时候满天繁星,细细碎碎的,好像是谁一把撒开的,撒出来就收不回去了。有时候只有寥寥几颗星,还躲躲藏藏的,你得努力去找,才能找到。有时候,是有一块月亮,有圆有缺,但都不影响它的亮。有时候,就是完全漆黑的,好像天空也闭上了眼睛。
一些夜行的动物,开始出没。先是蝙蝠在三米高的半空中翻飞。好像是故意在我们眼前表演飞行。与此同时它或许已经成功抓住了一只蚊子。一只老鼠突然从我们脚边快速地跑过去了。还有更多的老鼠在我们睡着以后,在院子里窸窸窣窣地跑,沿着墙根来来回回地跑。还有更小的动物,比如蝎子,也不甘寂寞,也要有所作为,依靠它那么多条腿,拖着它长长的身体,也在院子里爬动,可能经过了我们的凉席。
除此之外,蟋蟀在叫。蟋蟀的位置耐人寻味。可能是在我们院子里的菜园里,可能是在屋檐下的一簇草丛里。大诗人是白日放歌,这些小虫是夜里放歌。这些小虫在不同的位置,还有意无意地相互唱和。你唱一句,我唱一句,还有合唱合奏。我躺着,听着这虫鸣,好像就跟着虫鸣去了,去草丛里去草叶下,找到它了,看到它在振动翅膀,在发出自己的声音。
还有树。西屋窗外有一棵苹果树,东屋外面有一棵香椿树,下房旁边有一棵小榆树,在大门外面,还有一棵高大的老槐树。我们躺在院子里,这些树都在附近,都看着我们。在我们睡觉的时候,这些树慢慢靠近,簇拥着我们。苹果树伸过来的是一个圆圆的头,老槐树探过来的是一颗很大很大的头。香椿树的头伸不过来,它干着急。它们很好奇我们睡觉的样子。
被褥还是需要的。因为,前半夜还好,白天的余热还是在的,一旦到了后半夜,寒气也来了。这寒气,有从天上落下来的,有从地下冒出来的,还有从人心里钻出来的。被褥也变潮了。如果你受不了这种潮,就站了起来,闭着眼睛,迷迷糊糊,踉踉跄跄,一脚一脚,走起路来。这是要干嘛?是靠着直觉和惯性,要回屋里去睡觉了。
走多久到门台,上门台要经过几个台阶,用手拉开门帘才能进堂屋,在堂屋向左拐才能到东屋,进了东屋再走几步到土炕,爬上土炕,哪个位置是你的。这些全程闭着眼睛你都知道。因为这是你的家,你家的院子,你家的门台,你家的门帘,你家的屋子,你家的土坑。
还去房顶上睡觉。这就不得不提我们的老木梯。老木梯常年搭在北房的屋檐上,倾斜着。夏天的每一场雨,冬天的每一场雪,老木梯都经历过。所以老木梯饱经沧桑,身体不很结实了。我们把凉席、被褥运送到房顶上,就要踩着老木梯。踩着老木梯的一根根横木。老木梯嘎嘎作响,颤颤巍巍,哆哆嗦嗦。如果我们站在梯子上因为害怕抖动,老木梯也会跟着更剧烈地抖动。老木梯岌岌可危,但我们踏着它上上下下,没有出过事。
在屋顶上躺着。想想那些躺在房间里睡觉的人,或者那些躺在院子里睡觉的人。你躺的位置比他们高了几米,等你睡着了开始做梦了,你的梦也比他们的梦高上几米。你和其他人,你也和平常的你,发生了错位,不在一个水平面上了。这个差距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变成了一种奇妙。
吹你的风,不是贴着地面的风了,是在半空中来去的风。半空的风没有沾染上地面的浊气,就比贴着地面的风要干净清爽一些。蟋蟀的叫声要让你听到,就要向上飘了。你听到的是向上飘的蟋蟀声。老鼠应该很少在屋顶上跑。蝎子应该也不会在屋顶上爬。但是星星离你更近了些。如果这些星星不断向下移动,最先伸手碰到星星的人,不是躺在院子里的人,也不是躺在房屋里的人,是你。
高处的蚊子也少了。好像蚊子飞不了那么高,不喜欢房顶上的寂寞。谁会想到有人躺在屋顶上,跟着漆黑的屋顶一起呼吸律动。一个人躺在高高的屋顶上,确实不好被发现。等到夜深人静,村子里的灯光都熄灭了,偶有一两处还亮着的,那是开着灯就睡着了,忘记了关灯的。
睡着前是夏虫们的叫声,是风吹树叶的沙沙声。这些声音在四周发生。这世界,就算是在夜里,也不是完全静止了。但我要睡了。等我一觉醒来,就是麻雀的叫声了。它们在院子里的树上叫,在房子后面的树上叫,在许许多多的树上叫。夏天里新的一天在这叫声里开始了。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为大家提供练笔的场所,欢迎各位文学爱好者在村花网练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1-30 15:11 , Processed in 0.061745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