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89|回复: 0

[大众散文] 菜园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3 17:28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网站明天会更精彩,欢迎各位收藏网址
172811gzxhjjfihh1h2idf.jpeg



院子里总要有一片菜园的。


村东边有许多柳树。这些柳树,长在水塘边上,有的挺得直直的,有的斜着身子,探到水面上去了,我父亲从这些柳树上砍下一些树枝。我父亲,又骑上三轮车,去二里地外的武家沟,去河沟的土坝上,砍些带刺的刺槐。这些被收集来的树枝,被我父亲插在院子里,就组成了菜园的篱笆。


菜园建起来了,还要下一场雨。雨从天上落下来,不止让种在园子里的种子萌芽,就连围成篱笆的树枝也萌芽了。柳枝萌芽了。刺槐枝也萌芽了。可是现在的它们,不是树了,是篱笆。它们会一起发芽,长出叶子,但因为彼此挤着,谁也不要想着长大。


在一片菜园里种菜,一定也要有规划。我父亲这样做的:丝瓜和豆角,是在一起的,而且,都挨着篱笆。它们都要爬蔓。都有长长的脚。也有不安分的想法。等到它们长起来了,篱笆上就爬满藤蔓和绿叶了。它们的叶子都很大,都有手掌那么大。虽然拥挤在一起,但绝不重叠的,而是错落有致的,那样向着虚空张开着,灰尘会落在上面,阳光会落在上面,雨珠会落在上面。它们都接着。这是它们的生活。


藤蔓是先行的,像是开得很慢很慢的火车,在篱笆上缠绕穿梭。不知道确切什么时候,丝瓜或是豆角,迎来了它们的第一朵花。它们都要结果的,要结果先要开花。这第一朵花须是格外小心翼翼的。也许是在夜里开放的。也许是在早晨开放的。尽量避开白天,下午的阳光太烈了。只怕它刚要冒头就化了。


一旦开放了一朵花,就有更多的花会开了。就像,每朵花都是一只小喇叭,这里有人吹起了喇叭,其他喇叭也就跟着吹响了。等到许多许多的花开了,好像就不再很害怕被太阳晒了,至少太阳不会只死盯着一朵了,也不用很担心院子里活动的鸡了。这些鸡对黄的紫的小花,也没那么大的好奇了。


花开放以后不是就大功告成了。还要靠蝴蝶、蜜蜂、风来传递花粉。花儿们没有脚,不能到一起约会,就只好被动等待了。按理说,蝴蝶和蜜蜂是更好的,因为它们都会飞呀,都喜欢往花朵里钻呀,一旦钻进了花里,毛茸茸的脚上免不了要带上一些花粉的。如果蜜蜂躺在花朵里睡了一觉,还在花朵里翻身打滚了,那就浑身都沾染上花粉了。风也是可以的,风只要一吹,那些小花就摇晃,花粉从花心里飞逸出来了,但要正好落在另一朵异性的花里,这就不容易了。


园子里面种着茄子。茄子棵很大,一种上就像一棵小树那样生长的,对水对肥的需求也大。茄子的叶就更大了。茄子开的花是紫色的。茄子的果实,也是紫色的,有圆的也有长的。茄子长得很快,像是不断冲气的气球,一天一个变化,一天比一天大。茄子在阳光下闪着自信的光,好像根本就不怕光晒的。


柿子椒是青色的,小辣椒长大是火红的。小葱种上一两排,想吃就去拔几棵。还有各种瓜的,南瓜、冬瓜、北瓜、西葫芦。瓜可以长很大,趴在地面上长的,挂在藤蔓上长的,悄悄躲在叶下长的,悬在半空中长的,都有的。


这些蔬菜都要喝水的。喝的是正宗的地下水。水从院子里的水龙头来。接上一根水管子,拧开水龙头,水就流进菜园了。地下水是清凉的,沿着菜园里细碎的沟壑裂缝游走。哪里低就往哪里流,遇到地势高的地方就绕一绕,遇到动物的地穴就要填充进去。只管让这水慢慢地流,慢慢地爬,最后总要把菜园填满的。


我浇菜园的时候,要把水管拿在手里,让水柱喷在蔬菜上。它们被太阳光照晒得太久了,身上也积累了一层尘土。我好心好意给它们洗澡。水柱喷出去,溅射在叶子上,四散而开,化作许多水珠儿,这些大大小小的水珠儿就在叶子上弹跳,欢蹦乱跳,而那些叶儿花儿就在水珠的冲击中摇晃。许许多多水珠儿成群结队落在叶上,砰砰作响。水和叶,都是愉悦的。


水管在我手中。我觉得哪簇叶子最高,它们很努力,就喷一喷。我觉得,哪簇叶子最密,它们不容易,就喷一喷。我觉得哪簇在摇晃,好像很招摇,不安分,我就喷一喷。我觉得哪里纹丝不动,死气沉沉,就喷一喷。


有时候,我站在菜园中间,把水柱浇在自己身上,这是我也想冲个澡。这时候,满园子的蔬菜就都成了旁观者。它们包围着我,围观我。大水从头顶浇下来,覆盖住了我的脸,所以我睁不开眼。我闭上了眼睛,周围的植物就都张开了眼睛。它们看到一道道水沿着我的身体向下流动。看到落在我头顶我肩膀上的水散作水珠儿溅射开了,在阳光中闪着彩色的光。


这时候,我就像是一棵蔬菜。我退掉了人的衣裳,我赤赤裸裸的,双脚插进了泥土里。我对水有一种渴望,水的流动让我紧张又兴奋。水从地下来,经过了我,又回到了大地。


没有人会看到我。我被蔬菜们包围。无数的叶片,层层叠叠的,密密麻麻的,将我包围了。它们像是我的衣服。就算有人从围墙外面经过,他也不知道围墙内的菜园里发生了什么。


有些藤蔓,爬上了围墙,又沿着墙壁,爬上了北房的屋顶。那是我们家最高的地方。这样的藤蔓,我们不去管它。直到藤蔓枯干了,属于它的时节已经过去了,我们才沿着梯子爬上房顶,才发现一个瓜在屋顶上。这瓜就很大很老了。藤蔓爬了这么高,爬了那么久,只是为了留下这样一个瓜。瓜里有它的种子。


一旦到了冬天,菜园就寂寞了。夏天里的生机不复存在,连一片绿叶都没有了。还剩下来的,只有搭建的空架子。缠绕在架子上的枯藤。一场大雪过后,菜园就被白雪覆盖了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。有时候一只鸟,灰头土脸的,缩紧了脖子,卧在架子上,一动也不动。但它那双小小的浑浊的眼睛里,好像有一个破土而出的春天,有一个生机勃勃的夏天的菜园。

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为大家提供练笔的场所,欢迎各位文学爱好者在村花网练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2-3 08:07 , Processed in 0.06137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