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89|回复: 0

[大众散文]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3 17:3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网站明天会更精彩,欢迎各位收藏网址
173006tmtzlmrrydcbrkti.jpeg

我爱喝粥,尤其是玉米粥。我们那里叫棒子面粥。因为玉米是叫玉米棒子。我们那里的人,喝粥也多。一年四季都要喝粥。早饭基本都喝粥。那喝粥不会腻吗?不会。

我们住在有三间屋的平房里。西屋有土炕,有两个衣柜,有一台老缝纫机,西屋就是卧室。东屋和堂屋里都有灶台。灶台很大,方方正正的,至少一米见方,人围绕着灶台做饭,有足够的操作空间。灶台是用砖块垒砌的,一块砖压在一块砖上,这样一种配合和接力,就形成了我们的灶台。一口黑黑的大铁锅稳稳地坐落在灶台中央。这大铁锅是敞口的,锅底还有些凸呢,越往上就越开阔了。如果一直延展下去,应该可以吞了天。这才是一口像样的、真正意义的锅。在这样的大锅里做饭,无论是煮粥还是炒菜,才有足够的质感和快感。

做粥。先要刷锅。如果锅里有隔夜的剩饭,就要铲子、锅刷齐上阵。先用铁铲把粘在锅皮上的锅巴铲下来,铲子铲锅皮,是一种嚓啦嚓啦的刺耳的金属声,但大不至于让你寒毛直竖,耳朵叫苦。锅巴铲下来了,再用锅刷刷锅。锅刷是一把高粱穗头用金属细丝捆扎在一起做成的。这种锅刷,拿在手里轻巧,刷锅弄出的动静很小。锅刷摩擦锅皮,只有轻轻的摩擦声,好像锅刷是知道温柔的,很爱惜锅皮似的。

刷锅后产生的就是泔水。泔水按理说是厨房废水,可以倒掉了,但在我们那里也有用,可以用来喂猪。猪住在猪棚里。猪棚是父亲建的。父亲是个很优秀的农民,除了种地肯出力,养家畜这些全不在话下。让我说,他给我家猪建的猪圈,称得上是一座豪宅。砖块垒砌的围墙,虽然用的都是到处拾捡来的烂砖头,但经我父亲巧夺天工、独具匠心的垒砌,最终出来的是无可挑剔的围墙。圈中用树枝和玉米秆搭起一个小棚子,棚子下面铺上柔软的麦秸。有时候我看到我家的猪在棚子下面侧身一躺,四脚飘扬,无忧无虑,睡着懒觉,真让我心生羡慕,我都想去它的棚子里躺着。

刷好锅,先往锅里倒水。堂屋有两口大水缸,都是有人那么高的,大人舀水还看得见缸里的水,小孩子舀水是看不到水缸里的水的。水缸里的水越用越少,水位越来越低,就更不好舀到了。这时候,就要踩着板凳,还要在板凳上垫着脚,才可能够到。到最后,水快到底了,为了够到水缸里的水,人整个的头,半截的身子,都伸到水缸里去了。只是为了够到底部的水。一只手是要紧紧抓住水缸沿儿的,要不就可能整个人掉进水缸里去了。

我们家六口人,就吃六口人的饭。每次做粥倒三勺水。水勺是一个红色的塑料勺子。因为使用了很久,勺身上附着一层水垢,看起来就是黑红黑红的。一勺水,感觉得有一两升。三勺水相继注入进大铁锅里,在大铁锅里摇晃,闪着黑色的光亮。接着,放锅叉。锅叉是一个Y形的树杈做成的。架在大铁锅里,架在水面之上,如同一座桥。再就放篦子。篦子,是细细的高粱杆做的,放在锅叉上,如同竹排或摇篮。篦子上放着要加热的主食、剩菜。大多是馒头,有整个儿的、半个儿的、小块儿的。半个儿的,是有人只能吃半个馒头,掰开一个馒头剩下的一半,而小块儿小块儿的,就是孩子吃剩下的。孩子吃馒头总会剩下一块儿,然后热了以后让大人继续吃完。这好像是一种约定俗成。

盖上锅盖。锅那么大,锅盖要盖住锅,自然就更大。大锅盖是铝的,所以虽然很大,分量并不很重。如果换成是铁的,那盖起来可就费劲了。

抱柴禾烧火。柴禾在院子的柴棚里。一般烧的是玉米秆、麦秸、棉花杆、树枝。烧的最多的是玉米杆。点火的时候,用包玉米的软皮,用麦秸,很容易点着。有火了,再烧玉米秆、棉花杆、树枝。烧火的,在灶膛前一坐,面对着灶膛里通红的火光,看得见火焰一直灼烧着那一口大黑锅。就在这燃烧、灼烧、烘烤的过程中,热量在产生、传递,锅里的水在变热。烧火的,能看到眼前的灶膛里的火光,但看不到自己脸上的火光。其实,火光也映照在了他的脸上身上,光影在他的脸上闪烁,热浪在他的脸上流荡,他看不到但感觉的到,脸上身上烤得热了烫了,有些不好受了,他就把坐着的小板凳向后移一移,让自己距离灶膛远一些。

灶膛后面联通着土炕,热浪和浓烟大多向着土炕流动,经过土炕中的结构,留下一部分热量,让土炕热起来,然后继续向前流动,上升,从烟囱里冒出来。从烟囱冒出来的烟,就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炊烟。炊烟,可能清淡,可能浓稠,这要看烧的是什么样的柴。烧的柴潮湿,就多烟。炊烟可能袅袅,可能缭绕,可能盘旋,可能直上。这就要看外面的风。如果是东风,炊烟刚冒出烟囱,刚从烟囱口露出头,就要跟随东风而去。如果是很大的风,也就直接被吹散了,化为齑粉了。如果没有风,就可以扶摇直上,升上云天了。

也有一部分烟,不走规定好的路,不是从烟囱出去,而是直接从灶膛口冒出来。这样的烟也很常见。灶膛里的火焰像是一群野兽,呲牙咧嘴,张牙舞爪的。灶膛里产生的烟,虽不至于是野兽,但也是有野性和意志的。它们也有自己的想法,想往哪里跑就往哪里跑。从灶膛口跑出来的烟,有些直接撞在烧火人的脸面上,还试图往人的鼻孔里、眼睛里钻。这时候人不够小心,就可能被烟给呛到了。可能就要打喷嚏、流眼泪。就要用手揉揉眼睛。有时候,可能是从烟囱里涌进来一股外面的风,风很凶猛,导致烟被驱赶得反冲回来,扑打在人的脸上。突如其来,势不可挡。烧火的就跳起来,躲开了。但擦擦眼睛,马上又要回来,因为灶膛里烧着火呢。这火可不能灭,也不能蔓延到灶膛外来。这是烧火的职责所在。

这股从灶膛涌出的烟,可能要在堂屋里盘旋,参观一下我们的屋子,看看我们都有什么。看过以后它们多半会感到失望,无趣,因为我们家压根没什么像样的物品、家具。不是家徒四壁,但是清贫的朴素的。它们压根欣赏不到什么。所以它们很快就不耐烦了,又从打开的堂屋的门口出去了。一出去就进入了院子,进入了外面的世界,进入了无垠的天空。炊烟融入了大气,就像水滴融入了大海,真的弄不出一点动静,很快就消融了,无影无踪了。好像就没有发生,没有出现过。但我还记得它们刚出门口,在半空中盘旋弥漫的样子,像是在犹豫,在迷茫,在彷徨,在商量。而后就融入了大气,没有了行踪。

烧到锅里水响了。这是锅里的水要沸腾了,但还没有完全沸腾。是沸腾的前奏。只是锅边的水兴奋了,吵闹起来,蹦跳起来。这时候,可以往锅里下棒子面了。棒子面装在白色编织袋里。有粗面和细面两种。粗面给猪吃,我们吃细面。用升斗去面粉袋子里舀半升棒子面,棒子面的手感细腻顺滑,在指缝间像水一样流动。水温很讲究,水温不够高不行,太热了也不行。下棒子面的时候,一手端着升斗有节奏地抖动着,让棒子面匀称地撒落下来,一手拿着长柄勺子在水里搅动,这样做是为了棒子面能很好地融入到水里。如果做得不好,就会形成一个个的面疙瘩。吃粥的时候,就会吃到面疙瘩。但面疙瘩也不是不能吃,不好吃。

我们家做粥,都会放一点碱面进去。放的量很少,但放与不放,粥味明显是不一样的。下了棒子面,再盖上锅盖,继续烧火,煮粥。先要大火把锅里的粥煮沸。看锅上冒出来的蒸汽。蒸汽从锅沿儿和锅盖的缝隙间冒出来,丝丝缕缕的,看起来沉稳又悠闲。粥煮沸后,会在锅里升起来,产生许多沫子,就像刚打开瓶盖的啤酒。所以要时不时打开锅盖,用勺子搅一搅,让粥退下去。这时候就不能再烧大火猛火,是用温火慢慢煮粥。粥在锅里慢慢升起来,又回落下去,再升起来,又回落下去。这样反反复复,最后趋于平静,不再大起大落了,只在锅里微微颤动。这个过程就是熬。这样熬出来的粥才香。

等停火了,也不能马上揭开锅,还要再捂一会儿。让粥在锅里自己平复一下。捂过以后,再打开锅盖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同时,一股粥香也扑面而来。透过缭绕的蒸汽,金黄金黄的粥,呈现在你面前。从粥面上升起的蒸汽,好像是美女的飘带。而那静美的粥就是静美的美人了。经历了前面的劳动,这粥看在眼里,眼睛愉悦,心里高兴。不是哈哈大笑那样张扬的高兴,是发自内心的平静的欣慰和高兴。

盛粥用瓷碗。瓷碗已经摆放在锅台上,瓷碗的肚子里很空,就在等着盛粥。长柄勺子伸进粥里,搅动一下,粘稠,滞连,舀起来一勺,再倒回锅里去,粘稠,滞连。这是要看看粥的成色,熬得好不好。或者是正式舀粥前的质朴的仪式感。是对自己劳动的尊重,也是对玉米粥的尊重。劳作与粮食,就是农民的命,要贯穿他们的一生。玉米粥面色金黄,暗香浮动,像熟透了挂在枝头的果实,虽然一言不发,却在暗示着人们去采摘它。

粥舀进瓷碗里了。被孩子们一碗碗端上了饭桌。饭桌是矮矮的木方桌。一家人全坐在小板凳上,围着一张桌子吃饭。大人用稍大的碗,盛的粥多。大瓷碗碗口上常有破损,有豁口,嘴巴放在碗沿上啜饮,如果碰到这样的豁口,就有点硌嘴。粥开始很热,喝是很小心地喝,用嘴唇、用舌头,一下下、一点点,试探着舔着喝。等粥的热渐渐消下去,就可以端起碗来,直接吸溜畅饮了。所以吃粥叫喝粥。喝粥当然要双手捧着碗直接喝。一碗粥喝到最后,就要把碗举起来了,仰着脖子,抬起了脸,像喝酒干杯那样,把碗底剩余的粥刮掉。这个时候,被举起来的碗,就比人的嘴巴高了,粥也比人的嘴巴高了。依靠粥的重力让粥自己从碗里滑落下来,掉进人的嘴里。好像是喝粥到了最后,给粥一个自己选择的机会,给粥一个体面的结束的仪式感。

有时候粥里还会放胡萝卜,放红薯。胡萝卜是自家菜园里种的,红薯是自家田地里种的。全是自产。全都是自己从地里挖出来。不管是胡萝卜,还是红薯,都切成滚刀块,要足够大块儿的,可不是那种小碎丁。块儿太小,经不住熬煮,一煮一熬,就化了,没了。红薯粥,真甜真香。喝了一碗,还想再来一碗。端着碗来到锅台边,摸摸自己的肚子,才觉悟到不能继续喝了。再喝肚皮要涨破了。下顿再喝吧。剩粥热了继续喝。粥就是这样,越熬越香,越喝越香。

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为大家提供练笔的场所,欢迎各位文学爱好者在村花网练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2-3 07:20 , Processed in 0.05457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