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17|回复: 0

四百年前,他走遍中国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5 19:1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191136k2y4yj2caz8tzzt2.jpeg

明 冷谦 溪山行旅图




万历十五年,江阴一带湖庄书屋的女主人王孺人喜得一子,她此时已四十二岁,有个二十一岁的儿子。中年得子,她和丈夫徐有勉都格外喜悦,为孩子取名名弘祖,字振之,小名唤作祖儿。


徐家是当地有名的富家望族,有万亩良田,十余进宅院。十三世祖徐经曾参加科考,不料意外被卷入舞弊案,同一场案件的受害者还有风流才子唐伯虎,唐伯虎从此放弃了仕途,徐经却一再努力,想找个机会重新踏上长安道,一生未果,此后徐家人皆过着耕读生活,不涉官场,亦有以教书为生者。徐家藏书颇丰,弘祖在这个平和而充满墨香的环境中成长,自幼便颇好读书,尤其喜欢地理志和游记一类闲书,父母也不加阻拦,他愈发入迷,更立下大志,“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”。


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,乃以一隅自限耶?

——陈函辉《霞客徐先生墓志铭》





徐有勉为小弘祖请了个塾师,这个塾师很特别,不但人不死板,还给学生讲解《水经注》、《山海经》一类无关仕途的闲书,恰恰合了徐弘祖的口味,徐有勉对此也不加干涉。


徐弘祖读了《山海经》,便问老师:此地也有仙山吗?老师听了,也不回答,只带着徐弘祖走出家门,徐家为村中建了高高的石拱桥,二人站在桥头,一个村的全貌可以尽收眼底,桥下流水潺湲,远处云山层叠,其中一座叫花山。老师指着群山告诉徐弘祖,花山,就是我们这里的仙山,山上便有《山海经》中的神仙。


191137hnmlwnpnawa3qme3.jpeg

元 马琬 秋山行旅图局部


次日,徐弘祖失踪了。


徐家请塾师时,塾师把自己几岁的儿子带到了徐家,和弘祖一起听课。这一天徐家上下人心惶惶,小孩子偷偷扯住爸爸的衣角告诉他,他知道,弘祖没失踪,只是去花山找神仙了。


霞客不喜谶纬术数家言。游踪既遍天下,于星辰经络、地气萦回,咸得其分合渊源所自。云昔人志星官舆地,多以承袭附会。即江河二经,山脉三条,自记载来,俱囿于中国一方,未测浩衍,遂欲为昆仑海外之游。

——陈函辉《霞客徐先生墓志铭》



显然,徐弘祖没走多远就被家人追了回来。弘祖的父亲是个为躲避官员拜访,能当机立断去太湖度假两个月的“异类“,自然也不会责罚儿子,老师的儿子却多了个任务——观察弘祖的行踪,一旦出走,立马报告。老师的儿子叫季梦良,在儿时和徐弘祖的亲近关系使得二人结下了终身友谊,梦良承其父衣钵,日后成了徐弘祖儿女的塾师。




徐弘祖没有找到神仙,但他把灵魂交给了仙山的烟霞。


随涧东西行,鸣流下注乱石,两山夹之,丛竹修枝,郁葱上下,时时仰见飞石,突缀其间,转入转佳。既而涧旁路亦穷,从涧中乱石行,圆者滑足,尖者刺履。如是三里,得绿水潭。一泓深碧,怒流倾泻之上,流者喷雪,停者毓黛毓同“育”,生出之意,整句意为驻留下来的水积蓄起来,则变成深青色。又里许,为大绿水潭。水势至此将堕,大倍之,怒亦益甚。潭有峭壁乱耸,回互逼立,下瞰无底,但闻轰雷倒峡之声,心怖目眩,泉不知从何坠去也。于是涧中路亦穷,乃西向登峰。峰前石台鹊起,四瞰层壁,阴森逼侧。泉为所蔽,不得见,必至对面峭壁间,方能全收其胜。

——徐霞客《游庐山日记》


十五岁时,他去参加县学考试,意料之中的落了榜,便去了当地的名胜黄山寺散心,黄山登顶后可见长江,江涛携着千古兴亡滚滚奔流,一时得失早如烟云散尽。有那么一瞬,他想去看看长江的源头,看看何地能孕育出如此天地浩荡。回家后,他告诉父母,不想再为区区功名而耗费终身,只想用脚步丈量大江南北。无心名教、只好游山玩水的父亲见儿子性情与自己相似,自然不会不允,但给予他更多影响的,却是他的母亲王孺人。


191137hyz2yx522rv2427y.jpeg

南宋 萧照 关山行旅图


王孺人出身于大户人家,读书识字,擅织布,她织的布不止可以出售,甚至能卖到华亭、松江一带,徐家父子皆不愿入仕且好四处游览,不善持家,家底再殷实也耐不住只出不入,徐家富庶的维持大半归功于王孺人。而王又开明卓识,也爱好旅游,远非当时平常妇人可比,得知儿子的想法,她异常欣慰:

志在四方,男子事也。即《语》称:“游必有方。不过稽远近,计岁月,往返如期,岂令儿以笼中稚,轅下驹尘困为?


她知道,儿子的灵魂如烟霞飘荡,不可囿于一地。她亲手为儿子缝制了远游冠,送他北上。这一年徐弘祖二十二岁。




徐弘祖曾去拜访隐居佘山的友人陈眉公,二人同游佘山,,眉公对身边友人说,你是餐霞饮露之人,我不妨送一你个别号,“霞客”,徐弘祖听后觉得满意,自号“江左霞客”,他行走各地,白日登临考察,夜间就伏在灯下写日记,日后整理,也命名为《徐霞客日记》,自此徐霞客的名字开始流传。


虽有母亲的支持,徐霞客是个孝子,母亲在世时,他的足迹只踏过东南的半壁江山,数次钱财被打劫一空,数次断粮,数次借宿被拒之门外,但他的脚步却未曾停下,东南佳山水,东西洞庭、阳羡、京口、金陵、吴兴、武林、浙西径山、天目、浙东五泄、四明、天台、雁宕、南海落迦,都曾入他心目,又写成日记,让母亲跟着他的眼睛,卧游江南山水。


其行也,从一奴或一僧、一仗、一襆被,不治装,不裹粮;能忍饥数日,能遇食即饱,能徒步走数百里,凌绝壁,冒丛箐,扳援下上,悬度绠汲,捷如青猿,健如黄犊;以崟岩这床席,以溪涧为饮沐,以山魅、木客、王孙、貜父为伴侣,儚儚粥粥,口不能道;时与之论山经,辨水脉,搜讨形胜,则划然心开。居平未尝鞶帨为古文辞,行游约数百里,就破壁枯树,燃松拾穗,走笔为记,如甲乙之簿,如丹青之画,虽才笔之士,无以加也。

——佚名《徐霞客传》


自天台山、雁荡山归来时,友人陈函辉问徐霞客:“可曾去过雁荡山最高峰?”徐霞客没去过,次日他便动身上路了,不顾危险凭着树藤攀上了山。十日后返,他告诉友人,雁荡山颠狂风猎猎,有数百群麋鹿在他周身。山下人来来往往为五斗米奔忙,他在山上住了三夜,伴身的只有风与鹿群。


191137o41ph3es5xpe3u3o.jpeg

元 颜辉 行旅图局部


游台、宕还,过陈木叔小寒山,木叔问:“曾造雁山绝顶否?”霞客唯唯。质明已失其所在,十日而返。曰:“吾取间道,扪萝上龙湫,三十里,有宕焉,雁所家也。扳绝磴上十数里,正德间白云、云外两僧团飘尚在。复上二十馀里,其颠罡风逼人,有麋鹿数百群,围绕而宿。三宿而始下。”

——佚名《徐霞客传》


等到登黄山时,已是深冬,徐霞客在山上僧人的带领下蹑雪循涧而上,借宿寺中,此处水未封冻,溪流环绕,木石掩映,千山环列,寺中僧人外出,他不能入堂,枯坐终日,在空山里听檐上雪化声。


登素来以险峻著称的天都峰时,级愈峻,雪愈深,直至冰封山路,滑而艰险、无法落脚,徐霞客不甘被阻,用手杖在冰上凿出落脚的孔洞,独自一人上山,几次因路太滑太险,差点跌落悬崖。但见危崖奇耸,怪松悬结,不虚此险行。


初六日,天色甚朗。觅导者各携筇手杖上山,过慈光寺。从左上,石峰环夹,其中石级为积雪所平,一望如玉。蔬木茸茸中,仰见群峰盘结,天都独巍然上挺。数里,级愈峻,雪愈深,其阴处冻雪成冰,坚滑不容着趾。余独前,持杖凿冰,得一孔置前趾,再凿一孔,以移后趾。从行者俱循此法得度。上至平冈,则莲花、云门诸峰,争奇竞秀,若为天都拥卫者。

——徐霞客《游黄山日记》


回家后,徐霞客的所行所见成了谈资,“各方风土之异,灵怪窟宅之渺,崖壑梯磴之所见闻”,路人听得吓出冷汗,然母亲听着儿子拚命远游的经历,兴致盎然,她已不满足于随着儿子的日记和讲述旅行,徐霞客游览荆溪句曲一带时,她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——直接跟着儿子出游!甚至游兴勃发时,她还常常走在儿子的前面。


徐霞客的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与他更为亲近,也参与了更多他的成长,母子二人,血脉中的烟霞之癖可以贯通。当徐霞客在华山附近徘徊时,忽觉心脏颤动,一阵惊悸,连忙启程赶回家中,陪着自己出游的母亲已经病倒,正在床上盼着儿子归来。


徐霞客四处求医寻药,母亲因病吃不下饭,他也急得水米不进。三十八岁时,他失去了给予自己十六年支持的母亲。几年后,徐霞客的两个儿子相继完婚,为人子、为人父的责任都尽到了,他终于可以为自己的灵魂远行了。




五十一岁的徐霞客开始策划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壮游,他要去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、云南,除却必要的行囊,只带纸笔和一个指南针,朋友静闻和尚同行,登罗浮山,谒曹溪,来往数万里,期间还要对山川和岩洞进行考察。


旅行到衡阳时,徐霞客一伙人在江中遇上盗贼,保住了性命,但船被烧毁、身无分文,徐霞客的地理资料也散佚了部分,一众被救起重聚后衣不蔽体的在江边行走,此时尚是二月,寒风刺骨,脚也被岸边的石砾磨破,形状惨若囚鬼。徐霞客在途中不止一次遭遇盗贼,但从未如此落魄,但他并无折返整顿之意,与朋友借了盘缠继续上路。


191138af497tulmd4vbdzy.jpeg
传 宋 郭煕 行旅图页

三个月后,一行人接连病倒,直到九月,他们行到南宁,静闻身体仍感不适,便留在崇善寺休养,将自己刺血所写的《法华经》供奉在云南鸡足山的计划也被暂时搁置。


静闻修养时,徐霞客独自前往太平府考察,回程时又受到当地官员的款待,一路风风光光返回南宁,不料迎接他的,就是朋友的遗言:希望把自己的骨灰和刺血经书带到鸡足山悉檀寺。静闻死因不明,为了带走他的骨灰和经书,徐霞客又和寺中僧人反复纠缠,八九天后,他才背着朋友的遗骸重新上路。


晓共云关暮共龛,梵音灯影对偏安。禅销白骨空余梦,瘦比黄花不耐寒。

西望有山生死共,东瞻无侣去来难。故乡只道登临少,魂断天涯只独看。

——徐霞客《哭静闻禅侣》


西南一带路途艰险,带着遗骨又难行路,徐霞客自己此时也发寒疮,前行倍加艰难。两次遇盗、数次绝粮,经历一年的辗转,完成了这位共同出生入死的朋友的遗愿。随后,他在西南暂时安顿下来,考察当地大小水系,亲探洞穴,又通过实地考察发现长江的源头实为金沙江,直接推翻了《尚书》中长江以岷江为源的说法。


洞在庵北半里,庵后先有一岩南向,一岩西向,望之俱浅,而宝圭更在其北。先有漫流自西北来,东向直漱山麓,涉其北登山,则洞门在矣。其门西向,左开岩而右深入。开岩处甃以列碑轩敞,平临西峰;右洼嵌而下,有石柱当门,其端有石斜飞磴。道由其侧下至洞底,交辟为四岐:一由东入,一由南进,二岐俱深黑;一向西豁,一向北透,二岐俱虚明。东岐之南,顶侧忽倒垂一叶,平庋半空,外与当门之柱相对,上下凭虚,各数十丈,卷舒悬缀,薄齐蝉翅,叶间复有圆窍曲窦,透漏异常。由左崖攀级而上,抵平庋处,盘旋其间,踞叶而坐,真云軿贵族妇女乘坐的车霞驭,不复人间也。

——徐霞客《粤西游日记》


在丽江时,徐霞客受到了丽江知府木增的热情接待,又应木增之邀修撰《鸡山志》。此时徐霞客身体状况每况愈下,返乡的心情第一次如此迫切,木增将他送到湖北一带,五个月后,徐霞客乘着当地官员安排的船回了家。四年万里壮游画上了句号。




万历三十五年游太湖。万历三十七年游齐鲁燕冀,登泰山,北上入京。


万历四十一年游普陀山、天台山、雁荡山、青田石门、缙云仙都峰。


万历四十二年走遍江南各地。


万历四十四年游历黄山、齐云山,武夷山,又行至浙东一带,泛西湖。


万历四十五年游宜兴一带岩洞。


万历四十六年游五老峰、齐云山、黄山、九华山。 泰昌元年游浙江一带,自钱塘江至衢州江郎山,又到福建仙游九鲤湖,观九漈瀑布。


天启三年游徐州,北抵开封,登嵩山,宿少林寺。至潼关,登华山,跨秦岭,登武当山。


天启四年携母游荆溪、句曲。


崇祯元年游福建。历蒲城、建宁、延平、永安、漳平、漳州。一路南至广东,登罗浮山。


崇祯二年游蓟州。


崇祯三年再游福建,越仙霞岭,游延平、沙县、永安,终到漳州。


崇祯五年年初再游天台、雁荡,春三游雁荡。游太湖洞庭山。


崇祯六年北上京师,又赴五台山、恒山。重游漳州。


崇祯九年自浙江出发,经江西、湖南、广西、贵州,到云南,历时四年后返回江阴家中。


191138sb9bu1rzjeib7jbb.jpeg
元 王渊 秋山行旅图轴局部


至此,徐霞客用一生的脚步,丈量了明朝的大部分疆域,他生前写下的《徐霞客日记》并无出版打算,身后由季梦良整理,历经两朝十余人传抄拼凑,历时一百三十余年才有完整版本问世。旅行非关闻达,不为民生,除却伤病险遇,一无所获,他又是如何坚持一生的呢?他说:

尝恨上无以穷天文之杳渺,下无以研性命之深微,中无以砥世俗之纷沓,唯此高深之间,可以目摭而足析。


徐霞客以五十六岁而终,他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,于是选择了通过行走,来拓展生命的深度。他还说,张骞通西域,尚未到达昆仑山,玄奘、耶律楚材云云,能西行是有人主之命,自己一介布衣,一履一筇一行囊,凭一己之力游遍天下,虽死,无憾矣。


病甚,语问疾者曰:“张骞凿空,未睹昆仑;唐玄奘、元耶律楚材衔人主之命,乃得西游。吾以老布衣,孤筇双屦,穷河沙,上昆仑,历西域,题名绝国,与三人而为四,死不恨矣。”

——陈函辉《霞客徐先生墓志铭》

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1-30 15:04 , Processed in 0.061027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