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102|回复: 0

[大众散文] 理发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1 22:5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网站明天会更精彩,欢迎各位收藏网址
225934ye6i0wyf0ziqemdz.jpeg



小时候,头发都是母亲给理的。我不喜欢头发很短,觉得太短不好看。母亲就用剪刀给我剪。每次,她在堂屋中央放一个板凳,让我坐上去,她站着,一手拿着一把剪刀,一手拿着一把梳子,围绕着我,给我剪发。她用梳子梳一下,梳出一绺头发来,再用剪刀剪一下,真的像模像样的。母亲还时不时用嘴吹气,吹掉粘在梳子上的头发茬儿,她这口气吹到我的脸上,我就禁不住眯缝眼睛。母亲有关节炎,站久了腿会很累,所以有时她也给自己找个板凳。剪我前面的头发,她就坐在我面前。要剪我后面的头发,她就把凳子挪到我身后去,再坐上去给我继续剪。当她要剪我耳旁的头发时,就会提醒我说,别动,乱动会剪到耳朵。我怕被剪到耳朵,就立马一动不动,连大气都不敢出,几乎是屏住呼吸,让那剪刀在我耳旁专心作业。这时候,我就能感受到,剪刀在小心翼翼贴着我的耳朵滑动着,凉丝丝的,还有一点痒。剪刀夹住了一绺头发,又轻轻一咬合,我就听到嘎吱一声,是剪刀剪断头发的声音。我耳朵旁边的一绺头发就应声落下了。轻飘飘地往下飘落,落在我们家堂屋的地上。

上小学四年级时,有一位老师给我理过发。这位老师,名字叫木水。木水老师在一个储物间(我们的临时教室)里给我们上课,语文、数学、品德、社会、自然,所有科目都由他一个人来教。我们坐在这间临时小教室里,在田字格本子上用粗铅笔写大字,木水老师在我们的本子上,用红墨水钢笔给我们打上甲乙丙。有一天下午,阳光很好,我们在上自习。木水老师搬一把凳子,放在院子里那棵大皂荚树下,然后让我们男学生一个个出来,坐在椅子上,他给我们理发。木水老师用的是推子,就是那种专门剃头用的,一只手握住推子不断发力,推子就像除草机一样,咯吱咯吱地响着前行,在头顶上一道一道地经过,经过以后就只剩下头皮了。我不喜欢剃头,从小就不喜欢,但因为是木水老师,也就乖乖地由着他了。那个下午,小教室里的头发长的男学生,都没逃过木水老师的推子,都被剃成秃瓢了。院子里那棵皂荚树很大,我们坐在它的树荫下是凉爽的,树荫以外,是浩大的亮堂堂的夏日的阳光。

更大一些了,去乡里的那条街上理发。那是一条供乡人赶集的街,街不很长,不足二里长,但每到集市,方圆数里的村庄的人们都来了,小贩们在街道两边摆地摊,卖着各种各样的商品,乡人们在街上走呀逛呀挤啊看呀,挑选自己想要的商品。在这样的集市的街上,总会有一两家理发店。理发店都很小的,只有很小的空间,洗头都还用放在支架上的脸盆。理发的师傅,都没有太多腾挪的空间。但这样的乡下的小店里,理发师傅的手艺你压根不用置疑的。因为,他们不知给多少乡亲理过发了。不论来自哪个村子,不论男女老少。店虽然很小,但客人很多的。

我上初中的时候,在一所私立学校。来了一大批转校生,其中有个齐肩短发的女同学。有一次,我和她在教学楼下遇见了,她喊我的名字,微笑着对我说: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?我问,什么事情啊。她神秘兮兮地说,你先答应我,我再告诉你。我想了一下,说,好,我答应,你说吧。然后她对我说:你能跟我回宿舍吗?我一下子就懵了。她又笑着说:我看你的头发好长,我想给你剪剪头发。原来她是一番好意。可是我当时很慌,我尴尬地干笑着,对她说:不用不用,我的头发都是我妈给我剪的。她说:你是不相信我吗?我给你说,咱们班XXX的头发就我给剪的。她们都让我给剪头发呢。我越来越感到尴尬,摆摆手,就走了。她在我身后还说着:我可以给你剪得很好看的!这个女同学,戴着近视镜,头发黑黑的,黑得发亮,在夏天喜欢穿白色的长裙。她只喜欢文学。不喜欢其他学科。她是学校广播站的播音员,一到中午就在大喇叭里播音。她的腿上有残疾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。

等上了大学。学校西门外有一家理发店。我做兼职挣了一些钱,就来到这家理发店里,我对店里的人说,我想把头发拉直。我的头发有些自然卷,长了以后就会打卷,所以我特别渴望直发。店家很重视我的诉求,直接由一个梳着小辫儿的人来为我服务。这个长头发的像艺术家的,就是店里的总监。总监的手艺当然不错,他成功把我的头发一绺绺地拉直了。他也成功让我消费掉了400块钱。那是我第一次把头发拉直,也是最后一次。这次拉直头发,让我在班级里出了名,我的头发又长又直,全班男生只有我一个这样的,就显得格外打眼。这引起班助的重视,班助把我叫到他的宿舍,用了两个小时教导我,直到宿舍熄灯了,他还不肯罢休,又到楼道里继续教导我。班助是学院主席,还是优秀党员,思想觉悟很高,对我们要求也高。他好像把马克思主义都搬出来了。

后来,有一次我又把头发都剃掉了。这又引起同学的围观。有同学说,你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吗?我就睁着眼说瞎话: 我是刘德华。我虽然嘴硬,但自己照镜子,也觉得同学说得好。那段时间我就戴着帽子。上课都戴着帽子。还好,头发总会再长出来的。

现在我早已经不追求奇异发型了,去理发,理发师如果问,有什么要求吗?我就说,我的头发不分,自然点,精神点,就行。理发师听了,一脸茫然,说,你这要求看似简单,其实是最难的。他无从下手。我就又说,就是不分,剪短一点就行了。我的头发确实不分,就是披盖在我的头上,就像小时候那样。小时候母亲给我剪的头发,都是那样的,前面有齐整的刘海儿,像个小姑娘。

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为大家提供练笔的场所,欢迎各位文学爱好者在村花网练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1-30 14:36 , Processed in 0.05754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