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84|回复: 0

[大众散文] 大白鹅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1 23:3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网站明天会更精彩,欢迎各位收藏网址
233522zxdr5ftauvcd98cq.jpeg

在我们家,我妈可是一位养殖大师。而她尤其爱养禽类,农家里常见的鸡鸭鹅,全不在话下。如果孔雀、凤凰、金乌能养,估计我妈也一定要养一养。我家要养牲畜,驴啊,猪啊,羊啊,她不是很爱张罗,但要是鸡鸭鹅,她都是冲锋在前,势不可挡。我思来想去,觉得我妈应该是对会下蛋的感兴趣。

我妈喜欢鸡鸭鹅混养。就是,鸡要有,鸭要有,鹅也要有。可能在她看来,鸡鸭鹅就是一家,是不该分开的。都有就很热闹,到了喂食的时候,鸡鸭鹅都会赶来,聚集在院子里食盆这里,上演一番激烈的抢食大战。这并不是说它们要为了争抢食物而拼个你死我活。它们都忙着吃自己的,根本顾不上要去打打杀杀。它们从小到大,也总是在一起,早就形成了默契。说不上其乐融融,也绝不是剑拔弩张。它们高低搭配,错落有致。

从形体来看,鹅的个头最大,鸡和鸭差不多。鸡的身体好像是最合适的,腿的长度适中,身体离地的高度合适,脖子的长度也适中,距离天空的距离也合适。整体来说,它没有离地面太近,也没有太突兀地向上。鸭子,两只腿可能也不短,但总是歪斜着的,腿就好像很短,身体就像是贴着地面,一走路,一扭一晃,很笨很慢,走路很费劲,好像它的身体里装满货物,稍微一不小心,里面的货物就会撒出来。鹅虽不像鸭那样腿短,身体近乎贴着地面,但鹅的脖子实在太长了。本来就是相对较大的,脖子还伸得那么长,这就有些趾高气扬了。鹅又爱伸着脖子向天歌,就好像更无法无天了。向天歌是什么意思?是要像孙悟空那样,和天庭抗争吗?

从性格上来说,鸡是最中庸的。鸡平和,安静,四平八稳,不急不躁,不卑不亢。鸡不很怕事,也不爱惹事。一般是卧在哪里,墙根下,树荫里,做着旁观者。但是公鸡除外,公鸡很有攻击性,公鸡除了要攻击公鸡,甚至还要攻击人类。鸭子,胆小,谨慎。总是几只或是一群鸭子,互相挤着怯怯地走着,好像是在推推搡搡着,小声窃窃私语说着,你走前面你走前面,都害怕走在前面,都想缩在别人后头。一有个风吹草动,全体马上掉头,扭着屁股就跑了。鹅,应该是最坦荡荡的。你看鹅走路那样子,沉稳,有力,雄赳赳,气昂昂,像个大将军一样。虽然没有指挥着千军万马,但硬生生靠自己,撑出了身后有千军万马的气势。如果要派一种动物做外交官,鹅一定是不二人选,一定会不辱使命。如果有哪种动物可以像关羽那样单刀赴会,也一定是大白鹅将军。

大白鹅,一身正气,正义凛然,威严不可侵犯。你敢惹它,试试看。当我们打开了院子的大门,大白鹅就如同大将军奔赴战场,踱着骄傲的步子出门去了。大白鹅要去哪里呢。大白鹅要到村边的水塘里去。其实,那不是它们的战场,而是它们的游乐场,它们的乐园。大白鹅最喜欢的就是水。看它们的脚掌,是那样的脚蹼,扁大如船桨,就知道它们的爱好了。它们就是为了游水而生的。它们的快乐也在于水。知之不如好之,好之不如乐之。你一定不如大白鹅懂得水之乐。

大白鹅走到水塘边,一只脚往水里一踏,整个身体就进到水里了。那是一种幸福的融入。一只鹅跟着一只鹅。有先后的。大白鹅都漂浮在水面上。那是一种完美的漂浮。它们的身体、它们的羽毛和它们的脚蹼一样,都是为水而生的,在水里都是无懈可击的。说如鱼得水,其实不如说如鹅得水。大白鹅漂浮在水面上,我们就又想到骆宾王的诗了: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写得太好了,这就是大白鹅。白羽毛漂浮在碧绿的水面上,红脚掌拨动着清澈的水波。这时候的大白鹅,看起来是让人羡慕的。它不费什么力气,就能在水面上漂浮,脚掌时而轻松拨动几下,就能在水波中前行。它要是再把长长的脖子伸进水里,还能够到水草。水草就是美味。既在开心游玩,又能获取食物,娱乐和温饱都解决了,这生活可真安逸。

其实,大白鹅不是一直游弋在水里,更不会一直曲项向天歌。它们也没有那么吵闹的,那么招摇的。有时候大白鹅也躲进水塘边的水草丛中去。它们隐没在水草丛中。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。也不叫了也不闹了。没有任何动静。仿佛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。难道那水草丛中有隐秘的时空隧道,大白鹅穿越隧道进到另一个空间去了?

大白鹅虽然喜欢水,也不能一直有水。村边的水塘有时会干枯。大白鹅就没有了水。大白鹅就没有了乐园。没有了地方可以去,就只好待在家门口的过道里。我遇到过这样的大白鹅,几只大白鹅待在过道深处,全都趴伏在地面上,脚蹼、身体、连长脖子和头都贴在地面上,好像是被太阳晒得萎蔫了的庄稼,无精打采的,向着地面倒伏了。等我靠近了,它们集体站了起来,脖子伸长了,呜昂呜昂地叫着,向我发起警告。它们还是大白鹅。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赶紧掉头走了。

往回走的时候,我心潮澎湃,想象着,发大水了,从远方的河流流来了很多水。村边的水塘里都充满了水,水面涨得很高。过道里这些呆着的大白鹅,好像听到了某种召唤,远远地就感知到了,就成群结队地迈着大大的脚掌,摇摇晃晃地朝着村边水塘去了。

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为大家提供练笔的场所,欢迎各位文学爱好者在村花网练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1-30 14:24 , Processed in 0.058869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