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查看: 95|回复: 0

[大众散文] 大槐树与孩子

[复制链接]

352

主题

352

帖子

107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75
发表于 2022-10-1 23:57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网站明天会更精彩,欢迎各位收藏网址
235731fwuf89fs8xoo78dx.jpeg

我家门口外面,有一棵大槐树。

我每每都要仰望它。仰着脖子,抬着头,眼光顺着它粗大又褶皱的树干向上爬,也只能爬到树干上开始分叉的地方。一棵大树上有许多分叉,分叉上又会有新的分叉。树干与树枝就像是路。沿着这路可以上树。当我抬头仰望时,也不止一次想,想爬上这树。我也试过。可是对于我来说,这树的树干太过粗大了,我张开双臂无法抱住它。我能爬上很多树,我也爬上过许多树,可是门口这棵大槐树,我爬不上去。离我很近,又好像很远。好像很熟悉,又好像很陌生。一直都是,它以它那样的树的姿态站立在那里,我以两条腿生物的形态成长着。它可以看到我,看到我在院子里跑,看到我从大门口出去,又从过道回来经过大门回家。它站得那么高,视野很开阔,它能看到我们院子里发生的一切。它虽然看到了一切,看到了许多秘密,但它又不声张。它是一棵树,它身处一地,不爱言语。只有风来了,树上的叶子们才说说话,说的也是树叶之间的悄悄话。风都未必听得懂这样隐秘的悄悄话。

我顺着梯子,爬上北房。北房是我家最高的地方。在北房屋顶上,我可以看到许多人家的屋顶,看到人家屋顶上黄澄澄的玉米,落在房顶上偷吃玉米粒的麻雀。我也在屋顶上望过门口的大槐树。在我看来,屋顶虽高,却还是没有大槐树高。并且,屋顶不会像树那样长高,大槐树却还在继续变高。

大槐树下,有一个低矮的小柴棚,像一只什么动物趴伏在那里。这柴棚里堆积着我们家做饭烧火要用的柴禾。因为柴棚在下雨天会漏雨,柴棚里的柴禾多是有些潮湿的,一靠近柴棚也会有一种柴棚独有的潮湿气味。还有一些喜欢阴暗潮湿的多脚的小爬虫常年生活在这柴棚里。顺着矮矮的墙,我可以爬到这小柴棚上。站在小柴棚上,我伸手可以够到一些垂下来的枝叶。

这是我靠近大槐树的方式。我终于可以离它近一些了。我可以触碰到它的一些枝叶了。我还躺在柴棚顶上,在夏天的午后,美美睡了一觉。这是一个午睡的好地方,阳光被大槐树拦住了,我躺在它的树荫里做梦。

当我躺在柴棚顶上睡觉时,大人们呆在房屋里,还有人在过道里经过,但他们谁都不知道柴棚顶上睡着一个人。这是一个孩子,他仰面朝天,手脚都完全伸展着,平躺在柴棚顶上,睡得很香,正做着梦。他可能嘴角流着口水,他可能发出了轻轻的鼾声。

大人们不知道,但是大槐树知道。大槐树正在看着他。像一位母亲看着摇篮里的婴儿。

这个孩子会做一个美梦。因为槐花正开放着,槐树周围正弥漫着槐花的香。在槐花的香里睡着,在母亲温柔眼波的凝视下,怎么能不做一个美梦?

又会是怎样一个美梦呢?

会不会,在梦里,这孩子变成了婴儿,一下一下慢慢爬着,爬到大槐树上去了?

树上的槐花确实开放了。一串一串的,白色的小花。它们看起来很拥挤的。每一串在一起的小花们也是一家子人吗?它们都好安静啊。看起来也不会吵闹。

村庄里的大人都在午睡着,有几个孩子在够着槐花。爬不上树。用过竹竿。又用砖块。

直到有一个大人来了,孩子们才停下来。让这个大人走过去,又继续够着槐花。

槐花挂在树上,看起来很好看,又能闻到它的香气,就想把它从树上够下来呀。

真要吃槐花,槐花是甜的。刚把槐花放进嘴里,还没来得及咀嚼,槐花好像就自己融化了。它是那么柔弱的,它不让你咀嚼的。但那股甜丝丝的香味已经在你嘴巴里温柔地散开了。

从没见过有谁爬上大槐树。大槐树上有什么我们也不知道。树太高大了,树叶太茂密了,像是一座城堡。我一直觉得,如果我们村子里有什么神灵的话,很可能就是住在我家门口这棵大槐树上。

后来,有一只小牛拴在了大槐树的树干上。

开始,这只小牛,应该是不愿意的,不甘愿被拴着。所以它在大槐树下转来转去的,把拴着它的那条绳子拉得直直的。它挣脱不了,就愤怒着,哞哞地叫。把落在屋顶上偷吃玉米粒的麻雀都惊飞了。后来,它好像就没什么了。它开始静静卧在那里,卧在给它的草料和它自己的粪便上,嘴巴里慢慢地咀嚼着。每次看到它,它都在咀嚼着。有时候嘴巴里好像没有东西。没有东西它也在咀嚼着。它的尾巴也在慢悠悠甩动着,因为始终有蚊虫烦扰着它。它的作风越来越像是一只老牛了。渐渐地也真的变成了一只老黄牛。

我们家养过的一只公鸡,习惯站在大槐树下的柴棚顶上。我们家养了十几只母鸡,还有这一只白色的大公鸡。这只大公鸡威风又神气。它站在柴棚顶上,它去大街上溜达,它啄了村长家的儿子。它被村长追着打死了。

大公鸡早早死了,大槐树却还在的。直到去城里打工多年的三叔回来了,他不想在外面折腾了,打算盖一座房子,在哪里出生的在哪里安定下来。三叔的房子就盖在大槐树旁边的空地上。用了许多砖块和木头。三叔的房子盖起来了,大槐树也消失不见了。大槐树的树干变成了三叔房子的房梁。三叔的房子也把大槐树本来生长的地方给压盖住了。好像是一棵生长了许久的大树被一下子摁回到大地里去了。

我现在还能看到,一个孩子,仰着脖子,抬着头,仰望一棵大槐树。



转载声明:本文源自互联网,想给生活找点快乐,就去[村花网]。

村花网为各位文学爱好者提供阅读和写作的乐趣
为大家提供练笔的场所,欢迎各位文学爱好者在村花网练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村花网

GMT+8, 2022-12-3 06:26 , Processed in 0.054801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Copyright © 2022-203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